您现在的位置科技新闻网首页>>文化新闻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品宋代-每当欣赏崔白绘的燕子和宋、元的缂丝燕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郭德纲5岁小儿子近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得自己年少時,居農村舊宅,總愛看看「誰家新燕啄春泥」(白居易詩句)。村民一向認為家有巢燕屬祥瑞吉利之兆,對燕巢和雛鳥愛護備至。氣壓和濕度變化時,燕子來回張口低飛百多回,兜捕昆蟲;有人計算過,一隻燕子一天能吃蚊蠅七千多隻。現今擠居高樓大廈林立的城市,燕子不再來,逝去的日子也不再來;每當欣賞崔白繪的燕子和宋、元的緙絲燕子,就覺得有些失落與無奈,感慨萬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附圖是元代緙絲(刻絲)崔白《春燕圖》(局部),活靈活現展示了燕子輕盈俊俏的飛行風姿,不禁想起南宋詞人史達祖所描寫的「飄然快拂花梢,翠尾分開紅影」,充滿詩意。緙絲是我國古代優美的絲織藝術,一說始於宋時,其實考古學家在新疆北朝遺址,早已發現唐代一條幾何菱紋緙絲帶,以及在其他遺址掘出一些宋代以前的殘跡破片。緙絲技術至南宋,可說發展至高峰;和詩詞及玉雕作品一樣,流露秀雅雋逸的風格。題材亦多為花鳥,如喜鵲、燕子、仙鶴、鶺鴒、翠鳥、麻雀、孔雀和錦雞等,配以各種花木,尤以朱克柔所製者,至為生動傳神。元代繼承宋末的精巧緙織技術,內容仍寫實,但取材不盡相同;而且常參以金線,較為獨特和奪目,可惜存世作品甚稀,尤其是緙宋代崔白畫作,若鳳毛麟角。崔白常常觀察燕子,熟悉牠們的形態和動靜,長於寫生,忠實於客觀對象的描繪,故落筆運思即成,接近五代徐熙野逸之風。北宋時忠於這種寫生精神,可說打破自五代黃筌以來畫鳥的陳規,大膽革新創造,自成清逸淡雅的新畫風。崔白絕大多數作品皆是繪鳥兒,除燕子外,常見鳧雁、鵝鴨、黃鶯、鷹鶻、鸜鵒、麻雀和一些水禽,俱靈活多姿、生動真切,意態撩人。難怪後來有詩人說:「崔生丹墨,盜造物機;後有識者,恨不同時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崔白不斷細心體會春燕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,圖其天趣,用筆粗細勁柔、乾濕濃淡有度,渾然天成;元代緙絲高手能夠把其筆下燕子也緙織出動感,栩栩如生,同屬難能可貴。崔白對鳥類具有深厚感情,每年燕歸來,就像「心知話盡春愁處,相對依依似故人」,細觀春燕「輕颺繡簾風」,「煙徑掠花飛遠遠」。他把這些意象,訴諸丹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普京访问叙利亚